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办案札记 >

做父母的要善于理性处置家庭事务

                                               ——对所遇到的家庭纠纷的一些思考
      
      近些时日,我接待了一些有关家庭纠纷的法律咨询,也受社区委托参与了对一些家庭内部纠纷的调解工作,遇到的家庭纠纷细节各不相同,但表现形式大体差不多,有的是弟兄姐妹之间产生财产分割纠纷,有的是儿女不孝引起父母老人不满,进而发生财产纠纷,有的是再婚家庭出现问题,产生纠纷后,得不到及时解决,矛盾愈演愈烈,有的甚至发展到大打出手。
      作为律师,习惯于对周围事件联系起来思考,为什么现在家庭间的矛盾纠纷出现的比较多?而且比过去年代的家庭纠纷要复杂激烈一些?我想到了以下一些问题:
      1、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我们国家各层次的家庭应该说基本上谈不上有什么财产,城市居民由于工资收入的差别仅表现出生活水平略有高低,农村最不错也只是能够维持生活,那时的家庭内部矛盾表现在财产方面的不是突出问题,有矛盾也仅是属于“难断的家务事”“难唱的经”之类,一是靠社会组织(农村、街道、所在单位)、亲朋好友调解说和,基本就能消停;二是即便靠他人“说和”不能解决,家庭成员之间的矛盾也基本属于能够含括于可以互相忍让的范围,老辈与子辈之间、弟兄姐妹之间的亲情能够使那些矛盾随岁月流逝而自生自灭。
      2、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乃至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社会各阶层的经济收入逐步拉开档次,各阶层家庭财产开始有了积累,少部分家庭成为有产阶层,甚至出现了当时称之为“暴发户”,即便如此,家庭关于财产方面诉至法院的纠纷案件也不是很突出,那时一般家庭内部持有家庭财产的所有者尚处于创业和开业时期,所有者年龄段也正处于青年、壮年时期,家庭财产归属清晰,家庭成员主要关注的是整个家庭如何更多的积累财富,至于未来如何分配、继承的问题并没有提上日程。
      3、即便不属于明星大腕或下海淘金的豪富家庭、不属于高收入的中产阶层,就是一般家庭,经过后来多年的辛苦劳动,“汗滴禾下土”,日积月累,大多家庭也已不再是“无产阶层”,尤其是城市居民,家庭多有在职国企职工或行政人员,单说房改或拆迁两项就使得大多家庭具有了私产,正是这些作为私产的房产使得许多家庭不得安宁。
      4、房地产市场的规范与不规范交叉在一起,不规范有不规范的问题,规范也有规范的问题,相交叉又出现了更多的交叉问题。这个房地产市场一时间让一些人一夜暴富,现在房市调控,有人高兴有人忧,但可以使暴富者放心的是,无论怎么调控,“暴富”的也不会再“暴穷”了。有一说是房地产市场“绑架”了什么什么,究竟绑架了什么,很多人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很明显的,就是本来已成为众多家庭中不安宁因素的房产,因为房产市场的炙手可热,房产价格的一路飙升,就更促使了众多家庭的不安宁,在有的家庭,老的老的不安宁,少的少的不安宁,原来安宁的不安宁了,本来就不安宁的变得更不安宁!即便是当下很安宁很和睦的家庭,谁又能知道将来会怎么样?不知道这怪怪的房产市场,对于家庭安宁、家庭亲情够得上还是够不上有“绑架”之嫌?
      6、国家法制建设逐步完善,调整民事关系的法律确能对社会的稳定,包括对作为社会细胞的百姓家庭的安定起到了保障作用,按说这都是很好的事。不过,新的法治秩序真正进入家庭,从意识到习惯还需要一个长期过程,司法机关不可能在家庭因分割财产而发生纠纷之前就提前介入那个家庭的财产分割事务。大多作父母的,对法律条文不太熟悉,面对枕边耳风、周围闲语、儿女异议,其中也可能不乏有迫使挟制之举动,不知何去何从,依谁而定,很可能就这样犹豫不决地度过了清醒之时,一旦垂垂老矣,耳目昏聩,想处理也只是有其心而无其力了;也还有另外一些情况,就是父母根本就没有这种事先预防家庭内部纠纷的意识;或是明知有发生纠纷可能,自己倒是有意识地决定了不去预防,那可真算得上是“留给后人去解决”了,这样的父母如果料定百年以后自己的亲生儿女会为了争一份财产对簿公堂、反目为仇,甚至大打出手,也许会改变现在的主意;还有的父母不懂得用写遗嘱的办法在生前处理好这一问题,或是也知道写遗嘱是个办法,但认为自己的生命力很强,写遗嘱尚早,或即便认为应该写个遗嘱了,但一怕被别人笑话,二怕一旦在家庭内泄露,反闹的家庭不愉快。
      7、就历史长河而言,私有制几乎占了整个社会发展史,更遥远的事情说不清,近百年以来的事还是听说一些的,家庭内部为财产打官司好像从来没现在这么多。旧时是家族家长制,人们习惯于也恪守于父父子子的纲常伦理,习惯于也墨守于分家析产的祖制家规,对于分家析产,老人一般要及时处理好家产分割,人们唯父命是从基本成为自觉意识,大凡逆佞不孝要不就受到家族制裁,要不就是进衙门受牢狱之苦。而且,旧时也没有现代家庭财产一般认定为夫妻共有而引发的复杂矛盾,旧时都是男人说了算,现在那一套已不复存在了。
      家庭财产分割出现纠纷与家庭秩序构建不无关系。社会讲文明建设,应该从最基本单位讲起,学校、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基层单元是单位,组成社会的每一个家庭更是最基本单位。应该讲不孝是万恶之源,孝悌是安宁之本,首先知道要孝顺自己的父母、关爱自己的兄弟姐妹,进而才会知道去关爱别人;懂得了亲情、感情和良心,才会明白世界上原来还有比财产金钱更重要的东西。在我们接触的案件中,正反两个方面的实例遇到过不少,有的家庭子女中也确有品格低劣的,当然,关于这方面应该接受教训的首先是做父母的。
      孝顺父母的伦理道德范畴受到冲击不是从现在四、五十岁年纪的人成长时期开始的,从历史角度看或许可以追溯到更远时期,即便社会从某种理念出发教育人们弃恶从善,但突出强调使对象能恪守孝顺父母理念的教育在很多范畴处于可有可无的位置,就是说,有它不会引起人们注意,无它也不会被人们提起。之所以有很多家庭也还能够遵循着忠义孝悌,那只是这些不开放家庭对祖上之风的自觉或不自觉地一种惯性传承。
      由此进而想到,似乎应该对更大年龄段的一代“龙的传人”,甚至是现在所说到的这一代老年人的伦理道德观提出质疑,老年人自己是否接受过这方面内容的家庭教育?老年人自己又是怎样教育过自己的儿女?抑或根本没有给过儿女什么教育?这样看来,一味的责备现在做儿女的四五十岁一代人或者二三十岁更年轻一代人对父母的不孝行为,把责任全推卸于儿女一代,是不是不怎么公平?
      我们也许不奢望社会教育对解决目前突出的家庭内部纠纷问题会起到速效作用,但可以寄希望于亿万个家家户户从自己子孙计也应该急切关注家庭教育,还应该包括五六十岁、七八十岁做父母的老一代人的自我反思教育,要正视多少年来甚至几代人传统道德观教育缺失的现实和由此所付出的沉重代价。
      8、再婚家庭更要注意预防继承纠纷。再婚家庭的财产继承有着一般家庭继承的共性问题,但也确有特殊之处,多数家庭存有继子女与继父母关系,因为血缘关系不同和亲情基础的差异,更容易发生财产继承上的纠纷,所以,预防这些问题发生,再婚家庭就显得更为突出,即再婚夫妇健在时就应该注意预防身后可能出现的纠纷。换言之,预防出现上述纠纷问题的主要操作者还是再婚夫妇本人,而且不是说再婚夫妇其中一方要注意,而是双方都负有这一责任。
      再婚家庭夫妻感情的维系尤为重要,敏感话题应该慎之又慎。双方任何一方要在适当时机主动并应含蓄而不显有意表露地提出财产继承问题,首先提出的一方一般是在家庭中经济地位稍处强势而同时在身体健康方面又处弱势的一方,要注意在提出问题的同时,最好是表示出有些许给继子女关照的态度。夫妻双方都要注意从亲情、感情和家庭和睦出发,相互尊重对方的感情和意愿。
      再婚夫妇相互之间也要讲公平无私。没有私心私利,就能开诚布公,尤其年龄偏高、身体偏弱明显处于弱势一方,或者一方亲生子女与另一方亲生子女在数量、气势、社会地位、男女性别等方面相比处于弱势的一方,更要注意善于主动沟通交流,提出公平的解决思路,更要注意不能态度暧昧,要把所有的财产公开,把各角色法律关系及各自亲情态度和扶养贡献及最终如何继承说明白。
      如察觉出一方有不测之心,那就更要当断即断,采取措施,能协商解决更好,动用亲朋好友力量,发挥公平正义尚为社会主流的气势作用,就算是要打官司,也不能身后留给子女去打,因自己的意愿而可能发生纠纷,自己就要有能力去预防或者及时解决,解决问题要宜早不宜迟,趁自己有其心又有其力时抓紧解决。
      9、做父母的要善于理性处置家庭事务。家庭和睦应该是建立在每个家庭成员的亲情内发、自觉意识和家庭主持者对家务理性处置的基础之上。
      首先,亲情很重要。亲情是最原始、最基本、一般也是与生俱来都能具有的感情,但是这种感情应该在生命的延续中,在每时每刻的共同生活中,在扶老携幼、夫妻或兄弟姐妹同甘共苦、老少相依为命的过程中逐步巩固深化,这方面当然包含有遗传基因的因素,也包含有家风家道的传承,也需要意料不到的、个性的、特殊的外界环境的催化。亲情的巩固、培养、深化需要自然、自发、自生、自长,也需要功夫和艺术。单纯的溺爱,不是亲情的培养深化,溺爱一千,也不见得情深一毫。
      其次,家庭主持者对一家人的培养教育也很重要,要教育一家人和后一两代人懂得为什么要和睦,怎么样维护和睦家庭,就是说,要有自觉意识,一是家庭主持者要有培养教育一家人的自觉意识,二是家庭成员要有共同维护家庭和睦的自觉意识。只有每一个家庭成员都有了这种自觉意识,家庭的和睦之风才可能是持久的,否则,就是表面的、一时的、脆弱的,是经不起家庭任何变故的。这种自觉意识的培养形成需要主持者的辛苦经营,需要日积月累,需要良苦用心。
      再次,家庭主持者要善于理性处置家庭事务。
      所谓“善于”,就是要懂得依法以理以情处理家庭事务。
      所谓“理性”,就是我们要解决的虽然是有着深厚亲情的家庭成员之间的事务,但不能完全立足于亲情至上,要进行理性思考,同样需要分析研究,思考按照法律如何处置,按照情理又该如何处置,这种理性思考要首尾一贯,也需要有一点领导意味,能够冷静观察评价家庭成员的表现和贡献。这种理性还包括对自己生命持续的理性认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要明白给自己提出下面这样一个问题并不是愚蠢和多余的:那就是如果你一旦离开这个世界时,你对你的家庭还有没有只有你才能做而你却没有做乃至给家里人造成纠纷的一些事。这种理性也包括夫妻二人要理性地面对现实,其中一方要及时理性地提醒另一方。 
      所谓“处置”,就是要有动作,要立即操作,要“动笔动口”,“动腿动手”,“动笔”就是要写下文字依据, “动口”就是要和家庭成员讲清道理,“动腿”就是要跑有关公证机构和产权管理部门办理相关手续,“动手”就是要在一切手续中注意加按手纹印,要对应该处置的家庭事务要及时处置,不能抱“以后随他们的便吧”这样一种态度。
                                                                                       2014.7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