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办案札记 >

忆20年前一次辩护并看当时法官

      我曾于20年前,即1993年,接受涉嫌贪污的某某家属委托,为某某做无罪辩护。
      主要案情是:某某系一个国有服务公司经理(处级),经中间人介绍购买小汽车,并带买了一些配件。配件款4000元,购买配件的发票是中间人开好后交给某某的,某某拿此发票回单位报销了配件款。某某回单位时正值周日,管库人没有上班,遂将装有配件的两个纸箱放在其办公室的床底下,以后也没有办理交接入库,配件便随时使用,案发时,价值2000元的化油器及其他一些零散配件有人证实确实存在。公诉人指控购买的配件没有交接,在某门市部调查报销用的发票存根数额与发票报销联的数额不符,遂认定某某购买配件是假,并将报销的4000元据为己有,涉嫌犯有贪污罪。
      被告某某向本辩护人介绍情况时,诉说了承办此案的法官提审时和他对话的情况:
      法官问:“你还找律师吗?”
      某某答:“请律师”
      法官说:“你的案子,找律师没用,找也白找,我最少判你三年”。
      我也曾见过这位法官一面,是在他的办公室。我主动和他说话,他一边回头伸手去文件柜拿材料,一边随口答了一句话,看也没看我一眼,也没有再理我。
      我还记得阅卷时也很狼狈,在一个窄窄的、用糊满报纸的薄木板隔开的、类似夹壁墙的、长条状夹壁屋内,桌子好像也不是一张正经桌子,上面落满了灰尘。
      开庭的那一天上午,大法庭门口停了三辆车,一辆是大客车,两辆小汽车,从车上下来的全是学生模样,也有几位年长者。后来才知道,他们是清华大学的学生和几位教授,是专门来旁听开庭审理这个案子的。
      遇上这样的开庭架势,我暗自庆幸自己的穿戴倒还严谨,至今清晰地记得我当时穿的是一件带有暗纹的深绿带灰色的西服,内穿白衬衣,系一条紫红领带,戴一副黑边眼镜。
      大法庭本来就庄严肃穆,加上旁听人多,清华大学师生装束整齐,座位紧凑,也许是由于有大学生旁听的缘故,公诉人和审判长、审判员一系列的例行程序都未简略,气氛愈显紧张。
      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我自己的辩护,我没有太在意公诉人指控时的不容置辩的口气和审判长居高临下、咄咄逼人问话的气势,我只是按着我的辩护思路用高低适中的声音,一条条阐述着我的辩护意见,我的辩护发言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记得当时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钟,后来我有意拔高了声调,在整个大法庭萦绕回荡,这时,我看到了法庭主席台侧门聚集了不少旁听的法官,有些已经从侧门挤进站在了法庭主席台边上,我还记得他们后面有翘首观望的情形。我后来分析,为什么那么多法官出来挤在门口旁听观看:可能是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大家打饭路过大法庭门口,看到没有休庭,有些好奇;也可能是我的嗓音粗壮洪亮,在法庭外能够听到,以为法庭内发生了什么不正常的事也未可知;总之,来旁听的法官多少对我毫无顾忌地高声反驳指控,并且一环扣一环地步步深入,也许感觉到庭审的反常。
      被告某某听我发言的神态更让我记忆犹新,他站在台下,挺直了脖颈,随着我对指控内容的一声声反问,被告则是连身躯带脖颈一挺一挺地朝法官方向直挺,好像我说的每一句话都道出了他的冤情,又好像他自己要说什么,只是没有说话的机会。
      我明白,法庭是无论如何不会采纳无罪辩护意见的,因为被告已经在押了一年多的时间,更何况当时公诉人和审判人的那种气势!
      最后法院倒也没有按法官庭审前对被告说的意见宣判,判决书写道:“考虑本案具体情节对被告人某某免于刑事处分”。被告某某最终能得以顺利办理退休手续,避免了其最担心出现的被开除公职的结局。
旁听学生的领队,一位大学教授,庭审后给了我一张名片,我当天晚上给他打电话请教,他告诉我,本来是因为事先了解到这个案子双方意见反差大,才带学生来旁听的,没想到基本是辩护发言为主了,公诉方倒没什么可说的。
      这个案子虽不算什么典型案件,但也多少有一些特殊之处,有必要记载下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