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态简介 >

参加丰台区法院深入推进律师参与多元调解座谈会

       参加丰台法院推进律师参与调解座谈会

      2018年3月16日下午,白克强律师应邀参加丰台区法院深入推进律师参与多元调解座谈会并在会上发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副庭长张华、北京市高院法官马德天、丰台区法院副院长褚凤杰、副院长王平英、丰台区司法局副局长崔林、丰台区律协副会长、律师调委会副主任胡占全、立案庭庭长徐冲、民二庭庭长张英婷、民六庭庭长周海平、方庄法庭庭长李冬冬、民七庭庭长吕慧敏、民二庭副庭长李佳等领导同志在会上讲话,法官李津楠作了发言;区司法局基层科科长王春禄、律师工作管理科科长曾会洋并18名法官参加了会议;律师代表张文生、周厚兴、白克强、赵松梅、武丽君、由莉雅、金铮、骆道好等结合自身参与调解的实际体会作了发言。
       会议由副院长王平英主持。

       白克强律师在丰台区法院深入推进律师参与多元调解座谈会上的发言

      谈一些对律师参与多元调解工作的体会,不妥之处请各位领导、法官与律师同仁批评指正。
      1、感谢丰台区法院给我参加今天这样一个会议的机会,能听听各位领导和法官们的讲话,真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
      2、丰台法院在开展人民调解工作方面富有创新与认真负责的精神。自去年8月参加了法院关于多元调解工作的推进会之后,相继又参加过一些培训会、座谈会,具体进入调解工作过程中,当时的立案庭王平英庭长,现在是副院长,亲自到调解室现场关心指导,几个月中与民一庭法官对接,袁艳玲法官、李冬冬法官、柴海燕法官及各位书记员都给予了热情支持、耐心指导与信任,法院的重视、法官的高素质及优秀的团队精神是做好律师调解工作的前提条件。
      3、这项工作从整体上说是丰台法院、司法局及律师协会在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落实“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尤其是根据司法系统的实际,践行全面依法治国的具体行动。对于多元中的任何一方,这一认识问题尤其重要。我自己为能参与这样一项工作感到荣耀。
      对于律师而言,还有一点个人经济利益在里面,实际上与律师执业、开展律师业务相比,所涉及的利益问题对于律师也算不得什么。如果说到法官,也就是说对于法官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私利可图,实际上,开展多元调解,还要加强管理,还要步步有记载、留痕迹,反倒给法官增添了许多工作量,说实话,如果遇上业务水平或思想水平稍差一些的,还不如法官自己干倒省事一些。
      4、毋庸讳言,律师参与调解还在起步阶段,对律师调解员的培训教育极为重要,就要不间断培养提高律师调解员的热衷公益事业的奉献精神和服务精神。
      5、如何看调解成果问题。现阶段,我认为只能是一个,就是经过对双方做工作,案子解决了,或者撤诉,或者和解,达成和解协议、调解协议,或者经法庭确认形成调解协议。做了一大堆工作,几百万,上千万的案子,多半都谈一致了,就差一、二十万一笔没有谈成,还要经法庭审理,这不能算成功,目前应该是、其实也只能是这样。虽然如此,各方面也要全面理解调解成果,未达成协议,不等于不认可调解员的工作,认识上认可,精神上肯定,配合中理解就行了,不说这个律师不行也就行了。律师调解与法官法庭调解有实质不同,法官调解当事人听话听音能估量个大概结果,律师调解当事人即便感觉没有多大希望也总对法官审理抱有侥幸心理,律师调解力度有限。还有的国企单位,通过调解,原被告双方基本问题弄清楚了,但仅因向领导或者向所涉利害关系的职工群体如何交代的问题,还是愿意由法院判决为好,最终也不易调成。
      6、关于发挥律师专业优势的问题。调解中律师做调解工作对双方都要做工作,调成了,专业知识的优势自然是发挥了,案子复杂一些,又没有调成,怎么体现我们利用专业知识的优势为后续的法庭审理提供一些基础性意见供法庭参考的作用,这一方面,我认为一是在范围上主要是对那些明显属于头绪复杂、一般法律人翻一遍很难看清案件脉络的案件,二是在内容上对那些责任界限不清、业内人员都要争论的疑难案件,律师调解员有必要简明扼要地阐明原委提出意见供法庭参考,对于法律人看来一般明显的问题不必要强求一律在格式表格上填写意见。
      7、调解必须是自愿。这个双方都愿意的信息由谁来获取,需要与双方电话联系,有的被告多次联系不上,既需要时间等待,又需要与双方讲明调解的程序、目的,对方可能对调解程序本身提出许多问题,这个程序如果放在律师调解员一方,法官需要把案卷资料复印一大堆,邮寄给律师,做一系列签收手续,结果律师一个电话,对方一个不同意,就要返回法官处,法官的一大堆与律师交接的程序性工作就白做了。反之,如果放在法官一边,法官需要一定的时间段联系原被告双方,也要讲明程序解答询问,如果这些工作法官都做了,又如果双方很顺畅地都同意调解,其实这很可能与调解成功相差不远了,也许法官开一次庭就能解决问题,遇到这种情形,再要求法官复印一堆案卷资料转交调解员调解,过程中要多次接调解员电话,还有一些调解员要办调解笔录、协议及结案报告交接手续,如果是这样,就没有减轻法官的工作负担,倒不如法官一纸传票,双方如愿意调解,当庭和解,不愿意调解即审理判决来得快当。对此,我认为也没有很好的解决方式,需要根据个案情况,一案一定,法官与对接的调解员需要互相理解。我考虑过一个方法可能不行,就是法官先把原被告电话及案由用电话告之调解员,调解员先与双方取得联系,询问是否同意调解并解答关于调解的程序性问题,都同意调解再转交案件材料。
      8、关于时限和地点问题。原则上规定在法院调解室进行调解是对的,书面签署延长调解时间的规定也是对的,但有些需要考虑可行性问题。我最近调解一个案子,原告在杭州,被告在太原,施工合同纠纷,诉讼标的260多万,多次与双方沟通,卡在25万一笔款一方提出一家承担一半,一方不同意,并没有断然拒绝,尚在协商,还有一方提出承兑汇票付款,另一方不同意,现经协商付款方式有了松动,调成还是有希望,但最后有一方就是过不去这个坎也没有办法,开始让他们来京调解,都有困难,这样电话联系沟通一来二去,时间就长了。还有一件案子,赶上春节前后,春节前半个月时一方说时间不行了要回家,春节后另一方又说不行,在外地没回来,两头加头加尾就延长了,不能书面签同意延长意见,我考虑法官是有丰富经验的,对此能够理解,但律师自己着急,总想向法官解释,法官又那么忙,不能因为一个个无休止又无结果的解释打扰法官。写个书面说明吧,法官哪有时间看你这个,还有一件案子,在法院调解室达成调解协议后,当事人自己写的协议,双方签字后一方撤诉,后发现协议有笔误差了一年租金,涉及三四十万,另一方想将错就错不承认笔误,为此,一方年轻的法务人员急得要哭,我听说后,如果还要把他们叫到法院调解已不实际了,我就立即赶往大红门轻纺城现场反复做工作,重新达成协议,这个地点问题需要灵活掌握。
      9、关于考核淘汰问题。律师参与多元调解说到底是一项公益性工作,目前我认为还不能以调解成果即一个阶段没有调成案件为衡量是否给予淘汰的条件,但可以因为是否认真负责、或因业务水平、思想水平问题造成不良影响或给予审判工作带来被动为考核条件。案子分到法庭,已明确了承办法官,在进入开庭审理前交给律师调解员调解,这确实是项很严肃的事情,与当事人对话,每一个细节不注意,可能会影响到法院的声誉和承办法官的审判工作,不但没有帮助或许还带来麻烦,严重的甚至出现较大的麻烦。建议律师协会主管领导拿出很大一部分精力加强律师调解员的管理工作。
     本人没有成熟的意见,根据要求围绕主题谈以上一些体会。
                                                                        2018.3.16


中间会议桌右边第二为白克强律师


市高院立案庭副庭长讲话


丰台法院副院长王平英讲话


丰台法院副院长褚凤杰讲话


丰台司法局副局长崔林讲话


丰台律协副会长、律师调委会副主任胡占全讲话

------分隔线----------------------------
推荐内容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