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克强文章 >

一位盲人按摩师给我的启示

      在近五、六年期间,我有几次腰腿扭伤,经人推荐,到离家不远的怡海堂盲人按摩院,找一位名叫张文强的盲人按摩治疗,张文强虽然年轻,才三十几岁,但技术不错,几次都很快地治好了我的病,因此我还真信服他,一有点腰腿不适,便电话约他,就这样一来二去,在找他按摩的过程中,我自己竟不断得到了一些有益的启示,列出一二如下:
      启示一:时下不直接感受精神污染的人要保持心灵的纯静相对容易。
      现在社会上的浮躁之风盛行,大街小巷,室内室外,看得见的人群、车辆、楼厦、广场,都让人感到一种急匆匆的不安定,而那些铺天盖地的见文而不见物的网络、短信、街头小报同样让人感到一种乱纷纷的不安定,“别理我,烦着哪”,这是10多年前人们在一些年轻人的背心上,常看到的一排歪歪扭扭的只是用来撞眼球儿的话,现在却真的成了很多人的心语,这种环境让许多很想停下来享受一下宁静的人都欲罢不能。
      但是,这种让人感到无可奈何的烦躁感,却在盲人按摩师张文强那里找不到一点影子,他每天一声不响、平静地接待着每一位患者,从早到晚,一个接一个,正是因为他的认真态度和精湛的按摩技术,他得到了所在社区很多人尤其是老年人的认可,每天约他按摩治疗的人络绎不绝,每天晚上要到很晚才停下来。在他那里,从内心到表面,人们看到的永远是平静,连他说话的声音都是低低的。我有一次半玩笑问他,现在外部社会很多人都是烦的,你呢?每天这样无休止地按摩,你烦不烦哪?他说,不烦,眼睛看不见,有什么可烦的?
      “眼睛看不见,有什么可烦的”。一句很随意的话,让我想了很多,这不正中了“眼不见心不烦”的老话吗?很多人烦躁,也许是为自己或自己的亲友在名利场上的角逐失意而烦躁,也许是看到那些烦躁的场面不由得不烦躁,也许是被挤压在这些烦躁的人群中憋得喘不过气而烦躁,也许是为了尽快平息这些烦躁而烦躁,总之,这些烦躁一般是发生在看得见的人们的身上,至于那些看不见的,像张文强这位按摩师说的,就很少受社会上这种浮躁风的影响。当然,盲人自有感觉外部事物的方法和能力,他们的不容易沾染烦躁与他们自己不太具备时下与烦躁风气相容的资本,但这不是主要的,他们自身资源较薄,但他们也有亲友,而且他们在这方面资源不厚,却可能在其他方面照样丰厚,君不见很多残疾人才艺超人,让亿万人仰慕,然而一般情况下,你看得到他们那种虚伪做作、哗众取宠,为搏得掌声而急不可耐的情形吗?所以,资源丰厚不丰厚不是浮躁不浮躁的根本原因,关键还在于内心品格的不浮躁。从张文强身上得到的启示就是,就现在这个阶段而言,要想自己或想让自己的亲人保持内心品格的不浮躁,必须要最大限度地和外部环境保持距离,虽然内因和外因,都说内因是主要的,但按照哲理,外因在一定条件下会变成主要因素,尽管它是暂时的,这个暂时可能真要暂较长的时间。
      人们都知道环境对人的影响作用很大,古人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都是讲的环境影响的作用,这一点本没有什么新鲜内容,现在很多负有教育责任的人,面对所处环境中的精神污染,已深深感到自己的教育管理能力已远远不能与环境影响相抗衡,使得那些做父母、教师及其他管理负责工作的人们在每每感叹世风的同时,对自己的教育对象则搓手顿足,技穷无奈,干脆就撒手不管,任他而去了。如果到了这等地步,我倒建议人们想方设法在“近朱”“择邻”“与善人居”“入芝兰之室”等方面下下功夫,就算对你要教育的人不便说透这些用意,起码通过你的一些强行手段或迂回曲折的战术技巧可能达到你的目的。
      启示二:千万不要一味的迷信大牌儿和名牌儿。
      从一定意义上说,大牌儿和名牌儿是好,这是正常情况下的说法,大医院、大专家、大商场、大腕儿及各种名牌儿等,大比小好,名牌儿比杂牌儿好,但从张文强身上,我悟出了对那些大牌儿和名牌儿要根据具体情况选择适当的道理,千万不要迷信。
分别有两次,我差点让大医院的专家耽误了治疗:一次是扭伤了腰,一次是手臂疼痛,分别去的是两家大医院,其共同点自不必说那些排队挂号,时间难熬的苦楚,值得说说的是,两个专家都是先安排一连串的照相拍片、也有化验项目,都是三言两语,问五、六句可能答上一句,对扭腰那次诊断为腰间盘突出,问如何治疗回答就是一句话,手术,连提都不提保守治疗的事;对手臂疼痛那次,也是一个专家,诊断为颈椎病,问治疗方法回答是做牵引,专家再没有给多问问明白的机会。
      两次我都没有按专家的说法治疗,都是找张文强按摩治好的。而且事过两三年了,保持得很好。我自己后来分析,两个大医院专家的诊断其实也没有错,他们看片子不会犯最低级的错误,只是看片子看出的腰间盘的毛病和颈椎的毛病与我当时的症状没有现时联系,腰疼我自己都知道是不经意的扭了一下,与原有的陈旧性腰间盘突出无关,手臂疼是肩井一带一时受风所致,也与早就有的颈椎病没有现时联系,那两个专家犯了既是经验性又是教条性错误,他们不让病人说话,不与病人交流,他们对病人没有责任感,当然他们如此诊治也没有风险。反之,如果他们多听听病人自己的感受,也许会做出对症的诊断。
      张文强则不是这样,他不是专家,由于眼睛不行也不能看片子,他有对患者负责的精神;也有自己很愿意通过对每一个患者的按摩,不断摸索增长自己本领的愿望;再实在一点说,他还有希望看好一个患者,能巩固一个客户关系并能吸引更多患者上门,以此增加自己生计收入的需求。他仔细询问患者的病痛部位,用轻重不一的拿捏手法,试着感觉到底是哪一条经络的原因,他点压一个穴位时,就要问一次患者的感觉如何,他还要问患者自己感觉是哪的原因,患者还可以询问有无遇到其他相同病例情况,从比较中分析自己的病情。人的腰骶部是错综复杂的,拍片子都不会很详细地看清楚,患者自己的感觉才最准确。
      张文强曾对我说,按摩既要把握病人感觉舒服不舒服,也要结合自己按摩的感觉去体会。他还说,谁是你的老师,不仅是培训你、给你讲课的那些老师才是老师,真正的老师是你的患者。有一次,他给我按摩,开始总没有找到病根儿在哪,我就站起来,指挥他从上到下敲打我的背部,我自己再去感觉牵动腿部的疼痛点,最后终于找到了腰部的“病眼儿”,通过对准确位置强力按摩,一夜之间,大有成效。张文强按摩治疗的这些做法,在哪个大医院能看得到呢?
      当然,我的上述观点不是说大医院专家不如张文强医术高,我是在强调,不管是“大”还是“小”,是名牌儿还是杂牌儿,都应该有一种负责的精神,如果大牌儿和名牌儿没有这种必需的责任感,那就有可能还不如去光顾那些“小”字号和那些不是名牌儿的服务或产品。现在,大商场“卖”假货、大腕儿明星“玩儿”假唱的,还少吗?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