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克强文章 >

电话里给八旬母亲读文章

      或是在电话里,或是回家后当着全家的面,给父母亲读我写的或是别人写的和我有关系的文章,是我很喜欢做、也是经常做的一件事。
      今天在电话里又给我八旬母亲读了三篇文章,文章并不长,一篇是大学同学写的,一篇是原单位一位年轻朋友写的,一篇是几十年前曾在工程队一起工作过的老朋友最近写给我的。
      妈也很喜欢听我念文章。平时因为忙,回家次数少,心里总感愧疚,可妈不那么想,她老人家每次听我们说要回去看看,总要拦阻,她在电话里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回来干什么呀,我和你爸爸都很好,电话里说不一样吗?回来还不如电话里说说话呢。妈在电话里依然是笑声朗朗,声若铜钟,爸爸和妈都是大嗓门。父母的这一特点,我是全面继承了,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说话就从来不会细声低语。
      今天读文章开始时,我们母子俩电话里有下面的对话:
      “妈——,现在干什么呢?”
      “拾掇杂活,没干什么呀,你这会儿不忙啦?哈……呵……”接着是妈的一串笑声。
      “这阵儿有空,我给妈念文章听听呀?”
      “行,我听,你爸爸出去了,你念吧。”
      “给妈念文章是儿子很高兴的一件事。”
      “那——是呗!妈听听你们在外面工作的事也挺高兴啊!—哈—哈!”
      ……
       接下去,就开始读了,我读得稍慢,每读一句,妈在那头儿也跟着回应一声。
      “刚才这段话,妈能听明白吗?”
      “差不多,都能懂那意思,这个写的人文化很高吧?写得多好呢!”
       ……
       当读到说过去生活艰苦的一段时,妈说,前些日子我还说呢,也想起你那时很苦,受受苦是好事,克杰(我弟弟)奏(方言,“就”的意思)没受过这些,缺锻炼。
       当读到赞成我管孩子的一段话时,妈说,光磨(土语)现在孩子有出息了,大伙儿都说好吧?这会儿都明白了,孩子是得管严点,要是不好就叫别人笑话了!家里乡亲更笑话呀!
       ……
       朋友的文章确实写得很好,文笔流畅,语言简练,修辞恰当,我读的时候就又动了感情,和妈说话也显得不轻松了,语气很郑重其事的,虽然说的话还是很通俗,用方言,但语气却像是和大学同学在交流了。
      其实,这时,妈说话的语气也有了变化,回应也慢了,我意识到,这不是妈的反应慢了,而是妈也在思索……。
      这几个朋友的文章虽然都是我约的稿,但也确实都属于朋友们的欣然命笔之作,文章的主旋律通篇都是畅谈友谊、思索人生、崇尚向上、展示善良,语言易懂而内涵深刻。
      妈略识得一些字,那还是妈小时候在村里儿童团时学的,但是,妈听的古书故事很多,我小时候就经常听妈讲一段儿段儿的“三国”里的故事,可能也正是这些口头的民间传诵故事,也可能是妈的性格开朗,妈很容易接受新鲜事物。
      我感觉得出,妈确实都听懂了。
      我读着,听着,同时也没有停顿对老母亲心绪的揣摸。
      妈不老,妈也愿意有意地在儿女们面前表现不老,为的是让在外面工作的儿女放心工作,有意地给孩子们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记得那次接父母来京去颐和园玩,我想找个轮椅让妈坐着,可妈说什么也不坐。还有我曾提议带父母去看看大海,可妈说,哪也不去,电视里什么都看得到。妈每次接电话,说一句话就跟着传过来笑声,妈是高兴,笑得很开心,可妈的笑声中也肯定包含有意笑得让孩子们放心的意思。曾有一次我在电话里说,听到妈的笑声我的心就踏实了。妈回应说,是呀,为什么不笑?你妈没有不高兴的事,老是乐的!
      母子俩,一边读(听),一边说,文章读完了,可还有好多话要说,最后还是妈先说的,行了,你也该干你的事了吧?这才结束了通话。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