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克强文章 >

说说身边的鼓励 / 游泳有感五

      恰在今天,几个泳友当着一位六十多岁泳友的面赞扬他坚持游泳的精神,当时,这位泳友很严肃、很郑重地说出了这样的话:“说实话,我确实在向你们大家学习,看到你们大家每天这样坚持,我也不能停下来,是你们的精神鼓励了我。”这位泳友的话让我很吃惊,我的感觉是,这位老兄工作很忙,能每天坚持游泳,这种精神也确实值得赞扬,没成想他竟然如此认真地说出了受到我们大家鼓励的感受。何况平时他给大家的印象是非常沉稳,不苟言笑,其身份又是一个股份公司的董事长,大家对他都像对一位严肃的兄长一样,好像鼓励这样的情感语言应该是他这样身份的人给予别人的,要不是说游泳的事,这个年龄段的人除了会场发言一般不会再有这样的言语了。再有,我有时也在悄悄地以这位泳友为榜样,看到他比我还年长,每天都这样坚持,听了他的话,才知道原来大家都在互相感受着鼓励,只是平时没点破,今日由这位泳友说出了而已。
      由此,我进而又联想自己,虽然十几年游泳是坚持下来了,自己也还自赏过自己的所谓毅力,可细想想,我自己有没有因为感受到鼓励才坚持下来的因素呢?想到每每遇到熟人经常出现的对话——“还游泳呢吗?”“游”“哎呀,您还真行!能坚持下来真不易”,听到这些话,我心里也总有几分得意,像是有人挠到了自己边痒之处那么舒服!这不恰恰是对鼓励的一种感受吗?
      对于自己坚持做的事,日久了有时会稍有懈怠,扪心自问的话是常有的:人家都赞扬你的事,你自己怎么能打了自己的脸?可见,大家这些随意说的话确实有着鼓励坚持的作用。
      当然,成熟的人做事不是靠鼓励维系的,他是靠目标方向,靠规矩标尺,也是出于生存、生活、生产的需要。鼓励不是必需品,也不是奢侈品,它有时像营养品、催化剂、润滑油那样柔和可爱,有时又像是辣子和鞭子那样性烈和威严。
      对于鼓励,我是有着很深的切身体会的。
      有时有人赞扬我正直,我自己何曾像人家说的那样那么正直,只是觉得虚伪谄媚不如挺直了腰杆活着舒服。还有就是我做的那几件事,人们有时总要举例说说,我也知道说这些话的人其实是随便说说的,或者只是在对一些事表示忿忿不平时,以我的事作为引子,而我听到后却常会不自觉地继续用来约束自己,生怕哪些事做坏了影响了说这些话的人的情绪,或是感觉对不住大家。
      有时有人赞扬我的学习精神,我自己知道我哪有什么值得忽悠的学习精神,那是我自小就明白自己手脚愚笨,尤其是小脑不发达,做什么事都不如别人做的好,手工不行,体育不行,应景说话反应又不快,自行车掉了链子弄半天都弄不上,只是自认为记忆力还可以,那就发挥自己的特长吧,把它运用到极限,来它个“一白遮百丑”吧,所以没事就背英语单词,没事就剪辑文学词语,没事就进那些考场玩儿,考上中文系,又考法律专业,考上律师资格,又考全国企业法律顾问资格,会计资格,全国房地产经纪人资格,黑下半夜地翻译外国书,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其实,这里面有着鼓励的作用,做开一件事,领导和同事随便夸几句,我也就“越说越得脸”。像吸烟喝酒一样上了瘾,现在没什么可考的了,若有所失,感觉像没了奔头儿,也没了滋味儿。
      我不否认我有着喜欢迎接挑战的天然天性,坦率地说,也确实还不否认喜欢得到鼓励。
      当然,鼓励对于很多人来说,有也可无也可,很多人都是不太理会,也有相当多的人非常理会,更多的是,不管你理会不理会,别人也要时不时地赐予你。人,大概起码都是不拒绝鼓励的。
      对于鼓励,也有两种情况需要注意,一种是鼓励要注意限度,因人而异,对于你要教育管理的对象,如果一味鼓励,没有严厉批评,最后容易适得其反,你要管教的人容易走向两个极端,或者被教养成“老虎屁股摸不得”的习性;或者是经不起任何风浪,稍遇挫折,便会叶蔫花谢。尤其是对孩子的教育,要结合外界环境,所谓“好孩子是夸出来的”,那要看处于什么环境,如果孩子本来就有一个“天然屏障”,从小就处于受恭维捧逗的优越环境,如此还要鼓励有加,那就很容易“捧杀”,很不容易培养起他们的独立生存能力,在现代社会环境下,培养孩子能经得起逆境、经得起挫折、经得起打击的承受能力尤为有用,其终身受用程度超过了金钱及其他。另一种是对于自制力强的,不管是亲朋好友,还是你的管理教育对象,只要你愿意表达对他们的祝福和期望,那就在及时鼓励方面千万不能吝啬,如果对于此种情况,你不是鼓励为先,而总是泼冷水,不要说会不会扯了对方的后腿,可以肯定的是,你自己起码会被拒之门外。
      也还有这样一种类型的人,对他们的管理教育和关心,不能简单地用鼓励多还是批评多的方式分类,这种类型的人他们表现还算不错,自身也没有什么多大的毛病,只是他们对周围事物的看法常常陷入谜团,他们时而情绪异常亢奋,时而又悄然陷入一种莫名其状的苦恼,细细观察能看出他们心理上的极度脆弱和敏感,他们有时情不自禁表现出对周围一切的埋怨情绪,在少有的同伴面前常常要无休止地絮絮叨叨,这种情况既不完全像是人们常说的那种“事事儿”的人,也不像是神经质似地极度狭隘的人,这就使得对他们负有关心教育义务的长辈亲友有时也很无奈,对这种情况,单纯选择鼓励和批评已不完全对症,比较合适的方法大概应该是除了循循善诱、旁敲侧击为其开导排解外,最要紧地是要选择恰当时机,莫名缘由地给予一两次“当头棒喝”。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