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克强文章 >

回忆参加全国党内法规知识竞赛

——不是创举和事业的标志,却是立业成事要具备的一种精神 

 
图一:中国中铁纪委副书记刘宝来(左四)、审教室主任关静雅(右一)、检查室主任鲁义(左三)与队员白克强(右三)、窦保信(右二)、蒋莉萍(右二)、朱丹(右一)
图二:全国第一赛区竞赛现场 (左一为白克强)     
     
      我之所以常常想起十年前参加全国党内法规知识竞赛的那些情景,倒不只是因为在几场选拔赛中曾获得过第一,受到过表彰,也丝毫没有“出了风头儿”“满足了哪方面表现欲而津津乐道”的原因,更不是十分认可或欣赏在当时世风日下那种环境中大范围开展知识竞赛会对治理环境产生多大的关键作用,我只是认为从那几场众多代表队之间激烈地角逐场面中,从我和队友赛前训练、赛中配合、致力于集体荣誉、敢打敢拼、斗智斗勇的精神中,从负责组织我们比赛、为我们队员训练和参赛精心服务的有关领导人员幕前幕后那些感人至深、令人难忘的情景中,真真是尽情地体味到了人的品格、胆魄、智慧、友谊与团结乃至生命、生活的真谛。其中不乏激动人心、可圈可点、饶有兴趣的点点滴滴的故事,甚至有时一遍遍浮现出那些感人场面时竟总是忍俊不止。
      十年来,我从没有忘记对那段时日要追记点什么,只是要写的东西感觉很多,一时又理不出个头绪,所从事的律师业务又很繁忙,便一拖再拖。现在看,再不抓紧动笔,很多感触随年老可能会变得依稀模糊,似此淡忘,岂不遗憾!遂带着这种紧迫情绪记一些片段:
                                  “人到较劲儿的时候不能掉链子”
       2004年4月下旬我当时正与物资系统的人员出国去欧洲考察,党委书记王其增打来电话,通知我回国后参加党内法规知识竞赛,书记还说,这次比赛上级要求要有一位局级干部参赛。我当时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不能参加这样的活动,与人在台上争高低不是我的性格,在众目睽睽中比反应快慢、抢答问题也不是我的长项,我的长项是考场笔答试卷,或有充分时间准备写出答案文稿也还凑合,所以担心参加此类竞赛弄不好在大庭广众面前出洋相,无可挽回的难堪窘境对于我来说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多少年来在单位同事中习惯了“随大流”“不出头儿”的心态,所以当时便以探询口吻回答书记说:“这样的事像我这样的年龄就不要参加了吧?安排年轻点的领导同志去比较合适”,书记却委婉地回话:“也考虑过其他同志,比来比去认为还是你去比较合适”,还说,也想过让这位那位的去,可在这法规方面可能都不如你熟悉。我听出领导的口吻,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我自己也思量,这样的事,应该说是我份内的事,我担任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监事会主席、总法律顾问,多年来作这方面工作,我不去谁去?如果坚持不去,那会让别人认为这个领导的位子你自己占着,需要冲锋陷阵的时候你却退缩让别人去,你自己这是甘心认输,想到此,不由地心中一震,甘心认输也不是我的性格,人到较劲儿的时候决不能掉链子,便下定了参加竞赛不再推脱的决心。
 
 中铁原集团代表队左起:党芳、窦保信、白克强、龚鹏飞                中国中铁系统内选拔赛现场
                                             很多事都是被“赶着鸭子上架”
      第一场比赛结束后,我便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想真可庆幸地“熬过来了”, 当得知领导要安排我和同单位来的窦保信继续参加下一步比赛的消息时,我俩的认识相同,就是认为后面的竞赛不是我们自己集团的事,不能再参加了。
      在人生的旅途中,很多事不是自己说了算,被“赶着鸭子上架”的情形居多。第一场比赛结束后,在与中国中铁几位领导同席进餐时,当时来观摩比赛的国资委有关部门的几位领导同志也在场,谈到下步竞赛时,领导当众说明了要我继续参赛的事,我也当众婉言推辞了两次,后来有人拽我的衣角,暗示我不能再推辞,我也只好作罢。
      晚上回到宾馆,我和窦保信俩人促膝谈心,聊了好长时间,我和他说,只要我参加,你就不能撤,因为我知道窦保信是最好的队友,窦保信开始仍决意不参加,我理解他的心情,原单位有很多事等着他回去做,这种竞赛又不是他份内的工作,而且继续参加竞赛要承担更大的压力,我们都明白,中国中铁领导同志对后两场的比赛是“志在必得”。
      最后,我笑着和窦保信说,现在已经没有退路,我们的心情一样,离开单位出来完成任务,咱俩就算是一个临时党小组,中国中铁是上级单位,领导决定的事,我们只有做下去,我这样说,窦保信也只能同意了。
                                         分获中铁系统第一、央企系统第一、全国一赛区第二名
      从2004年5月3日开始作准备工作到6月17日竞赛活动结束,我先后参加了中国中铁系统、中央企业系统和全国第一赛区三场党内法规知识竞赛,这三场竞赛都是为最终参加全国决赛而逐级进行的选拔赛。
       2004年5月26日第一场参加中国中铁系统竞赛时,我的三名队友是从本集团挑选的,其中有窦保信(时任集团某分公司副总经理,现已提任为一个厅局级大型企业的副总经理)、党芳(女,时任一个子公司纪委检查员,后提任为某公司处级纪委书记)、龚鹏飞(女,时任科员,后提任为子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部长),我们经过艰苦地封闭训练与赛场拼搏,并得到了本集团纪委人员的大力支持,代表队备战时集团纪委全体人员轮番陪伴我们进行了几十遍地实战训练,结果在中国中铁系统获得第一名。
      6月15日第二场比赛、17日第三场比赛分别是参加中央企业系统和全国第一赛区的复赛,代表队成员是中国中铁领导在第一场选拔赛基础上从各集团挑选的,由窦保信、蒋莉萍(女,时任中铁某局团委干部)、朱丹(女,时任中铁某局教育卫生处干部)我们四人组成,领导开始本来挑选了六名队员,后来另两位因故中途退出。中国中铁纪委副书记刘宝来、审理教育室主任关静雅从始至终精心领导组织了这两场比赛,陪伴我们队员度过了艰苦训练的日日夜夜,后来中国中铁纪委检查室主任鲁义在竞赛激烈时也投入到对我们的精心组织行列,在后两场全国性比赛中我们分别获得央企第一和全国赛区第二名的成绩 。
      其实,当时以我们的实力,在全国赛区与中石油代表队争夺第一是非常可能的,只是从国资委考虑,从全国影响面考虑,加上整个赛事活动,包括“搭台唱戏”都是中石油承担的,所以我们未能进入全国决赛,公平地说似含有统筹安排的因素,这一点,领导上也“心知肚明”,这是几场比赛稍有遗憾之处。
      比赛时看全场对我们代表队表现的群情呼应与热烈掌声,比赛后听领导及助阵方队里同事们的介绍,我真实地感觉到,当时我和我的队友竞赛中所表现出的竞技水平、风格、勇气和智慧,受到了央企系统和出席全国第一赛区竞赛的领导、参赛人员及全场观众的好评。
                                      不怕强手多、难度大     
      几场比赛特别是全国赛区的比赛看起来与其他各类知识竞赛大体一样,比赛形式有必答、选答、抢答及错综复杂的案例分析题,台上多队对垒、气氛紧张、剑拔弩张,台下各自的助威方队穿着统一,举标树牌,旗帜鲜明,口号阵阵,此呼彼应,这些情景与其他竞赛大体雷同,人们能想象得出实况场景。
      但与一般的知识竞赛不同的特点也非常明显:
      一是政治性强,旨在加强党风党纪教育,深入学习贯彻“两个条例”即《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也包括《党章》《廉政准则》《关于实行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的规定》等党内一系列相关法规。
      二是范围极广,全国范围内各级党组织逐级选拔,继而参加全国六个赛区复赛,最后进入全国决赛。
      三是参赛队员身份既特定又特殊,按照规则,代表队上场的三人必须有一名厅局级干部,一名县处级干部,一名女干部,同台角逐的对手可算是强手林立。参加中国中铁系统选拔赛时有十几个局级集团代表队登台角逐,领头的都是系统内广有声望、风云一方的领导者。央企系统比赛时参与单位有中国中铁、中国移动、中国铝业、中国电网、中核工业、中国远洋、中石油、中石化、鞍钢、中煤、煤科院等,全国第一赛区同台比赛的有全国人大常委会机关、团中央机关、公安部、新华社、中石油、中石化、中国中铁等,单从央企系统看,都是从全国各地云集于此的各路精英。
      四是从比赛的内容看,难度很大,要背熟的条规知识繁多,词条绕口,涉及法规条例大的条款总计有三百多条,如按大项条目所包含的细款划分计算可达数千,特别是《纪律处分条例》有分别情况应给予的警告、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开除党籍几个处分档次,在不同的违纪问题中区别情节轻重,不同、易混且无规律可循的适用量纪,这些都需要背的滚瓜烂熟,赛场上对主持人的提问,需要条件反射似地张嘴就来,如需要用“正确”与“错误”两个字回答时,必须是胸有成竹、肯定无误,需要长篇叙述时,则必须背诵如流,大段大段的条款内容需要一气“贯口”而出。
      我们队员包括预备队员经过封闭训练、精心备战,对一整本要比赛的法规条例内容已经熟记于心,倒背如流,其实,在上场比赛前,对能不能取胜的担心,关键已不在于对答题会不会的担忧,而是在于对紧张情绪的控制、抢答的技巧与对案例分析的临场发挥了。
  
  竞赛场上向观众招手致意                                                                                 备战
                       
                       国资委党委书记李毅中拍着我的肩膀说:“你这位白书记起了带头作用”

                       国资委纪委书记、原团中央副书记黄丹华(女)还高兴地上前拥抱了蒋莉萍,
                       连连称赞蒋莉萍竞赛中机智沉稳的表现。
      在获中国中铁系统第一名时,我走上领奖台接受了中国中铁党委书记颁发的奖牌。5月27日上午,我们代表队返回集团时,集团组织了欢迎会,几位主要领导及党办、宣传部、文化公司等负责人在会场等候,欢迎我们代表队凯旋并合影留念。党委书记王其增讲话高度赞扬了代表队的拼搏精神。
      获中央企业系统第一名时,时任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李毅中、国资委纪委书记、原团中央副书记黄丹华(女)上台为我们颁奖并合影留念。李毅中书记走到我面前时,拍着我的肩膀说:“你这位白书记起了带头作用”。黄丹华书记还上前高兴地拥抱了蒋莉萍,连连称赞蒋莉萍竞赛中机智沉稳的表现。
      获全国第一赛区第二名时,主管全国党内法规知识竞赛的中纪委副书记刘峰岩及中央直属机关、中央国家机关领导上台为我们颁奖并合影留念。
      走下领奖台便被助阵方队的人们簇拥包围,祝贺、拥抱、热泪、掌声,并高兴地争相与我们队员合影留念。
      全国第一赛区那场比赛在当日的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播出,其中有我和窦保信、蒋莉萍在赛场招手致意的镜头,几天后中央电视台又全程播放了有我们参加的全国第一赛区那场比赛的场景,播放达两个多小时。
      几场比赛取得佳绩在系统内广为传颂,受到领导表彰和同事的赞扬,一时传为佳话。
      那段时间,中国中铁机关一楼大厅内整墙面悬挂了央企系统和全国赛区比赛的宣传画面,其中有窦保信、蒋莉萍我们三人的很多参赛时的镜头画面,这些都是这次对我们参加竞赛的热情的领导与组织者——中国中铁纪委副书记刘宝来和审理教育室主任关静雅的佳作。
 
中纪委副书记刘峰岩(左六)国资委党委书记李毅中(左五)       李毅中(左三)、黄丹华(右二)与 代表队
国资委纪委书记黄丹华(左三)等领导与获奖队合影                     白克强(左二)窦保信(左一)蒋莉萍(右一)合影                               
                             第一场比赛的前一天,党芳对大家说:
                      “我们现在该考虑一下如果一不留神拿了第一怎么办?”
       5月8日,我们本集团组成的代表队第一次碰头,窦保信、党芳分别从郑州、西安赶来北京,研究准备参赛事宜,5月15日,窦保信、党芳、龚鹏飞(也是从西安赶来),我们四位队员正式在万寿路南口附近的军事交通运输处的宾馆集中训练,局纪委的几位人员也轮番来陪伴训练,从一开始便模拟实战训练,尽快进入角色,四个人编号入座,陪练人提问时点到几号选手,几号就要马上站起来如临其境似地回答。虽然是三人参赛,但我们四位队员必须要一样的艰苦训练,以预备参赛时遇到特殊情况。背诵记忆能力四个人应该说都还可以,略有差异的是心理素质,党芳情绪就很紧张,好像神经绷得很紧,党芳晚上睡不着觉,每晚需要吃四片安定强制自己入睡,几天过去小党明显变得憔悴,相反,龚鹏飞倒稍显轻松,回答问题像“小钢炮”一般。正因为考虑到小党的紧张情绪可能影响效果,所以5月26日下午举行正式比赛时,决定由龚鹏飞上场参赛。
      比赛前一天晚上党芳说了一句话,给了大家好大鼓励:“我们不要竟想怎么着才能不当倒数第一,我们现在该考虑一下如果一不留神拿了第一怎么办?”一句话真把大家说笑了,情绪也都放松了。简单的一句话,道出了很深的道理,一是一句话提醒了大家也提醒了我,这就是要树立拿第一的高目标与信心。原来我一直对大家说只要不当垫底儿的就行,我这么说并不是出于策略与谦虚,实实在在是这么想的,这么说,也就是目标定得低,自己的压力就不大,弄到什么程度算什么程度,最后真不行也不至于太尴尬。二是党芳可能从晚上各代表队聚餐时的表现和精神状态,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进行比较,看到了我们自己的明显优势,这一点也着实提醒了我。现在想,如果没有党芳那句话提醒,如果还是我原来的“不垫底就行”的保守态度,也许后来的一切不会发生。
                         “老白他们找到秘诀了,看来我们不行了”
      死记硬背也要讲究方法对头,每个人的记忆思路和记忆兴奋点不同,这如同一个人看一片景致,有的观察人物很细,从人物到环境,有的观察环境很细,再从环境到人物,离开那个环境再回忆那场景及事物过程时,依旧按自己的观察顺序记忆,背题也是一样。
      所以,我们训练时,不求方法一律,以个人的特点选择方法,第一轮比赛,我们四人每个人的方法都不一样,各有各的背题高招。我是把每条款里每句话的第一个字单提出来,拉成一串汉字背诵,说到哪一条就马上会想到那一串汉字,再从每个字联想起那一句话。如此,我便把一本书的内容浓缩成“千字文”式的一页纸,别人看是看不懂的,而我自己却读得熟练顺口。
      在各代表队队长参加的赛前会议上,我“故意”把这写有汉字头的一页纸放在面前,有的兄弟单位的领队好奇地拿过去看,因为大家都在一个大系统工作,互相认识,闲暇时也常喜欢互相调侃,拿去看的人问我写得什么,我说是口诀,还告诉他们有了这口诀,整整一本书已经背得如何如何熟练,甚至大声地说,你们不信现在都可以向我提问试试。这时他们中有的笑着说,“老白他们找到秘诀了,看来我们不行了”,当时,我心中暗喜,想到原来干什么都要有战略战术,参加知识竞赛,也需要有点心理战术。
                         刘宝来书记的“逗号”与关静雅主任的“小吃”
      中国中铁组成代表队后,于6月2日我到北京燕丰饭店报到,3日、4日刘宝来书记、关静雅主任组织代表队在燕丰饭店集训两天,5日便奔赴山海关集训基地封闭训练,在那里训练到6月10日,11日、12日两天重回燕丰饭店训练。
      山海关训练基地周围是一个非常优美静谧的环境,不远处便是海边,空气新鲜,气温适中。然而赛事使我们无暇顾及周围的一切,尤其是我过去每次到北戴河都要尽情地去海边游泳,可这次不同了。与队友们一样,大家满脑子都是知识竞赛。
      训练室内,桌子上一连摆放着4、5个电子抢答器,我们前期是5人、后期是4人整天处于紧张地背题抢答情境中,刘宝来书记和关静雅主任轮番主持提问,有时我们队员自己也要互相提问,因为一直处于竞赛实战状态,倒没有感觉有什么单调枯燥。
      刘宝来书记非常认真,他自己读题时嗓音洪亮,抑扬顿挫,很有韵味,也要求我们队员背题要有节奏、为加强重点记忆,读的时候也突出重点,一字一字地为我们朗读示范,一次为了纠正我们一位队员答题“不准确”的习惯,把“逗号”标点也大声读了出来,那一声男高音式的且长拉语调的“逗号”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他读得很严肃,一脸庄重,当时大家并没有笑,但下来自由活动时,大家重温刘书记的“逗号”语调,禁不住都开心地大笑起来,笑声中不乏对刘书记认真负责精神的钦佩。
      那段时间,简直是昼夜不停地死记硬背,半夜时分,我把窦保信、蒋莉萍从他们各自房间喊过来研究问题已是常事,大家关在自己的房间里常常到凌晨还在备战。
      刘宝来书记、关静雅主任掌握分寸,既注意不打乱队员的思路,又要时刻关注大家的生活,每每半夜时,关静雅主任敲开每个队员的房门,送来各式各样的“小吃”,豆包、饼干、巧克力,还有西瓜、新鲜的樱桃……
                                 窦保信背诵长篇大段的条例内容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
                                   尤其是最后一场比赛,他的背诵简直是一场绝妙的表演。
      第一轮比赛前我们在军交处宾馆训练也是封闭式的,不准外出,不准与原单位打电话研究工作,夜以继日,手不释卷,时间以分钟计,一起吃饭时也要背题,没有午休,深夜了还在背,除我之外,他们都是年轻人,缺少休息他们是很难忍受的,可那段时间他们就这样熬过来了。
      第二轮比赛时,窦保信背诵长篇大段的条例内容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尤其是最后一场比赛,他的背诵简直是一场绝妙的表演,成了整场大戏谢幕前的“压轴戏”,全场观众对他的熟练程度与略带地方口音的“贯口”语速惊讶地目瞪口呆,等反应过来时全场好声一片,掌声雷动。
      窦保信当时是一个子公司的副总经理,原本分管着几个工程的生产经营,突然一下子离开单位,离开队伍,又不能电话联系,虽然主要工作也做了交代,但仍有很多员工要找他办事,期间曾传来消息,一些员工发生疑惑,说“我们窦总半个多月没露面了,电话也不通,到底去哪了?”,使得窦保信不得不打几个电话做一番解释。
                                竞赛中险象环生,最后一场比赛,窦保信、蒋莉萍我们三人
                                出现了一次争夺话筒抢答的场面很让台下担忧。
      第一场比赛时,我们代表队以240分领先。除一次抢答过早违规被扣10分外,无其它任何失误。案例大题由我回答,随着主持人的一声“回答正确”,计分板增加60分,最后一题敲定了第一名。案例题失分是一大憾事,四个兄弟单位相继在60分案例风险题上失分受挫,情绪受很大影响,以至赛后对被扣掉60分的情况,竞赛对手们(台下也都是同仁朋友)长时间存有“不平”之意。
      参加后两场比赛时,竞赛题的出题方式很多出乎意料,险象环生,比如一次抢答题,我们三人按惯例不管以谁为主负责回答,都要先互相通报一下,然后在正式回答,我们当时互相通报时,一是我并没有把两位队友的意思听得很清楚。二是两个队友和我都自信自己的回答肯定是正确的,也可能当时我们三人各自都对队友的意见感觉不确切,反正是发生了我们三人都伸手争夺话筒的情景,蒋莉萍先抓的话筒,窦保信抢过去,三人眼神对视了一瞬间,我探过身子坚决地从窦保信手中抢过话筒,没商量地大声回答了问题,这一争抢场面全场观众看得很清楚,观众们尤其是中国中铁助阵方队的同事们那种焦虑担忧的心情可想而知。
      我回答后,主持人还煞有介事地追问一句,“你肯定不肯定?”,我毫不犹豫:“肯定!”“回答正确!”,主持人话音一落,台下又响起一片长时间的掌声。
                                  总结时蒋莉萍哽咽着,说着说着留下了眼泪,
                                 
小朱丹禁不住跑到一边哭出了声音……
       竞赛时蒋莉萍回答问题干脆利索,无一失误,这同样源于她训练刻苦与她的聪颖智慧,国务院国资委纪委书记黄丹华上前给予其热情关爱的拥抱,说明了小蒋在台上的表现感动了在场的领导和全场的观众。
       几场比赛都有一个谁上场谁不上场的问题,代表队队员们考虑的已不是个人的荣誉,所有认识完全统一于一种集体荣誉观。第一轮比赛前,党芳知道自己不上场了,仍丝毫不懈怠地参与训练,为赛事出主意、想策略,比赛时在台下为队友站脚助威。第二轮比赛朱丹作为预备队员更是如此,与大家同样背题训练,还兼做服务工作,为大家送水,整理资料,我们实战训练答题,朱丹就拿着书本帮助对照检查,有时她自己还要重新回答一遍,时刻作着替补上场的准备,比赛时又主动加入助阵方队。获胜领到奖杯后,她和蒋莉萍激动兴奋地一起打出V字手势联手举到我的头顶上面在闪光灯前留影……
      从6月2日中国中铁代表队集中训练,13日赶到昌平十三陵水库附近中石油的一培训中心赛场,15日参加央企比赛,到17日全国赛区的比赛结束,代表队整整打拼了16个日夜。如果算上第一轮我们代表本局参加中国中铁系统的比赛,我和窦保信整整拼搏了43个日夜。党芳和龚鹏飞则是拼搏了整整半月的时间。
      6月17日晚,在比赛驻地宾馆的房间里,刘宝来副书记主持总结会,从领导到队员7个人依次发言,从党风建设、竞赛活动的必要性、单位领导的重视、组织者的严格要求,队员们刻苦训练,到每一场比赛扣人心弦的场面,大家感慨万千,都说这段经历永生难忘。窦保信还说,这次比赛,与白书记零距离接触,看到白书记作为队长,一丝不苟、严格认真的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很受感动。听他这样说,我内心也是百感交集。蒋莉萍也哽咽着,说着说着留下了眼泪,小朱丹禁不住跑到一边哭出了声音……
                                                                                       2014年12月21日下午14时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