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克强文章 >

说说人群中存在的重度层叠和大幅的认识差异现象

      现在,不管是朋友们聚到一起聊天,还是在网络上看参与者的评论,或是出差途中听人们闲谈,说到任何一个话题,哪怕是非界限很清楚的事,人们议论起来都可能会南辕北辙,有称之为怪的,便会有人称其不怪、或称其正常、或称其优秀,或称其什么也不是;有认为应该怪东的,则便会有人提出怪西、或有人怪南、或有人怪北,或认为根本就没什么可怪的。朋友圈尚且如此,更不用说互联网那些虚拟空间了。
       比如,对于社会治安,听到有人赞扬办案人员效率高,昼夜不停,围追堵截,时间不长就破了多少故意杀人的案子,马上会有人说,不能光说破案,还要说没破的案子有多少,甚至有的说,这些案子都是被害人自己惹得祸,可能被害人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对于文艺表演,有人批评有的相声表演庸俗低级,立即就有人说,表演主要看观众喜欢不喜欢,观众喜欢就是好的,事实上,看演播现场,确有不少人对所说的那些庸俗低级的表演“唏”呀“嘘”呀地不停叫好;有人怪现在人们的思想乱了,有的则说现在思想乱的时期才是正常现象,思想不乱的时期才是历史上罕见的不正常时期;还有,时下人们谈论比较多的是官员贪腐问题,这个话题成了家庭、单位、朋友、各层面人群的主话题,开始人们聊起来还能比较一致,但时间不长很快就出现了上面所说的认识差异的情形……
      上面所说的人群中认识差异这些非常特别的现象表现出了当今世风的一些特点:
       1、上述这些在底层人群中总出现重度、层叠且大幅的认识差异现象,在时下比较突出;这些认识差异现象不只是偶尔对个案的认识,而是成了对普遍问题认识的一种一般现象;“总出现”就不是有时出现有时不出现,而是遇到问题就出现;“重度”差异就不是轻微的差异,不是某一方面、某一关联问题的差异,而是针锋相对的严重的认识差异;“层叠”就不是简单明了的差异,而是交错穿插,似是而非,难以裁断的差异;“大幅”就不是一般所讲的大多数对极少数人的小幅差异,而是每一个分歧枝杈群体都不在明显少数,可能都是一批人的差异。
       2、这些认识差异一般不是仅限于与己有关或与身边的人有关的事,对任何稍有争议的问题都会表现出莫名其状的关注与兴趣;也不仅限于就此事论此事,常常出现指此而论彼的情形,或者把风马牛不相及的多方面问题放到一堆儿来说。弄不清有的人对所议论的话题是真的关注还是顺口涉及,反正都要发表一下意见,有时看似认真,有时则表现出漫不经心地脱口而出,甚至表现出只是一说一过,听听说说而已,即便如此,认识上相去甚远也确是常事。如果有哪一家媒体就任何事件组织沙龙座谈或民意调查,很多人表现出出乎意料的参与意识,而且涉及底层群众的范围特别广泛,如果在网上随意点击一条关于某事件的网友评论,可以看到参与评论的人数一般都要达四位数以上,如去年对于京都某件刑事案件,网上每次举行PK辩论,每次都是数万人参与评论,按说这件并不典型的特指案件与大部分评论者本人可能并无干系,真不清楚是哪一幅度的频率与他们产生了谐振共鸣,有人指责其中有拿了票子的水军参与,真的有没有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任谁发票子也不可能一时间组织起一两万人的参与人群的。
       3、本来人们出于个人认识水平及立场品格不同,对事物认识不一致是正常的事,但一般这些正常的不一致不像现在这样特别,这种特别之处表现出人们认识的不同不只是出于个人立场品格及认识水平的不同,在很大成分上是代表一类群体的认识。因为各个历史时期不同阶层群体的划分以及因阶层不同带来的群体处境及附带利益得失的不同,极大影响了他们对社会问题的认识,每一类人群都带有一个时期所特有的政治经济特点的深刻烙印,比如现在已经过时的过去所谓的各式各样的阶级,不管这些阶级存在不存在,但这些阶级因为当时的类别划分所受到的政治经济的不同待遇确是实实在在的;还有后来产生的上山下乡“老三届”、工农兵学员、屯垦戍边的兵团战士、离休老干部、退休人员、转业退伍军人、下岗内退、征地拆迁安置人员、应届往届毕业大学生、民营私营企业以及80后、90后等等各类群体,还有上述各群体中老者的后代子孙,他们都要从自身基础出发,形成一种特殊意义的认识。
       4、如果上述的各群体的政治经济待遇的不同只影响一时或一个时期的物质与精神生活,还算得容易调整,而事实上,这些差异在原来基础上又发生了前所未料的变化,加之新的问题不断出现,新旧交叉,差别加大,社会管理层难度更大,各群体的认识差异正是这种情形的外在表现。
       5、这些认识上的重度差异,很容易扰乱人们的视听,本来很明显的是非问题在人群中弄得浑浊了,使得人们对正确的东西不敢理直气壮地表示支持,相反,同样对错误的东西也不敢旗帜鲜明地表示反对,进而便容易纵容姑息养奸。如上所述,对一些明显庸俗低级的精神污染的行为没人站出来说不,反被一些品格低下的人拍手叫好,又没有有效的控制手段,即便依法治国的方略在手,对这些尚未触及法律的行为又奈其如何!反之,如果环境土壤正被污染着而不能有效禁止,又如何能以一部环境保护法的条文保护一片蓝蓝的天。
       6、由此,社会上出现了鼓励传播正能量的说法,既然很多事情不好说得很清楚,我们总不能任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蔓延泛滥,人们总要达成一个健康向上的统一阵线,于是出现了社会正能量的命题,社会倡导所有正面的资源力量联合起来,对抗那些负面东西的滋生蔓延,但是,笼统地用正能量的概念并不能认真负责地明辨各种具体的是非曲直,总不如阐明真理以能准确地说明现实问题、解决现实问题更有实际意义。
       7、好在一些边缘观念在善良的人群中一直在发挥着作用,如对政府的信任感、企盼安全稳定的愿景、传统国学、道德良知、家道家风、公序良俗以及感恩情感等,这些当然是有用的,这是起码的精神根基。目前,国家的大政方针在国家公职人员、国企层面、大学院校以及国家管理事业单位得以贯彻执行,如何更加广泛地在底层群众中施以思想理论的统一教育,以树立良好的社会风气确实应该引起特别关注。

                                              2015.2.3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