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克强文章 >

在丰台法院和丰台律协召开的新聘律师调解员培训会上的发言

      在丰台法院召开的新聘律师调解员培训会上的发言

       2018年6月7日下午,丰台法院、丰台律协调委会在丰台法院808大会议室召开了新聘律师调解员聘任仪式及培训会,区法院、区司法局、区律协有关领导同志和部分法官、首批和新聘的律师调解员代表共80多人参加了会议。会上,丰台法院副院长王平英、立案庭庭长徐冲、民二庭副庭长李佳、立案庭副庭长王静、丰台律协会长梁建光、司法局基层科科长蔡利萍讲话并宣讲了有关文件,新聘律师调解员代表王娇艳、李晓东发言,会议安排首批律师调解员白克强、金铮、赵松梅在会上分别介绍了自己参加调解的工作情况和体会。
      会议由丰台区律师协会副会长、律师调委会副主任胡占全主持。

各位领导、各位法官、各位同仁:
     参加今天的会议又是一次学习机会,根据律师协会的安排,我谈谈自己参与调解的一些情况和体会:
     自2017年10月27日开始到现在,实际调解的案件有19件,调成了12件,未调成的7件(当事人开始联系时表示不同意调解的不含在内),总结前段工作,我的体会是:
      1、律师参与多元调解是一件大事,从整体上说律师参与调解,化解矛盾,维护稳定,关系到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各项目标任务,关系到贯彻依法治国大政方针之全局,丰台法院作为实施主体走在了系统前列,我们作为律师有幸在当前司法改革创新的大潮中没有落伍,并能紧跟形势参与其中,充分感受使命感、光荣感,这确实应该感谢丰台区法院和丰台律师协会给我们创造了这一机会。
      2、做调解员需要一种热衷于公益事业和对当事人认真负责的精神。我自己做得不够,需要多加努力,就是做成的这一点点事没有这种精神也不行,调成哪一件案件都不是轻而易举的,上次座谈会我说过一个事例,就是一件案子调成后,当事人自己写的和解协议,双方签字后一方撤诉,次日原告发现自己写的协议将终止租赁市场的时间写错了一年,如此就要损失租金30多万,原告年轻的法务人员找对方纠正没有谈成,向我诉说时急得要哭,当时已是下午下班时间,给对方打电话做工作做不通,我知道对方当事人也有一肚子委屈,也遭受了损失,只是从最初合同约定看没有理由得到补偿,才这样故意想将错就错,对此,我立即赶往大红门轻纺城现场,把双方召集到一起,反复做被告工作,到很晚才又重新达成和解协议。
      3、调解员需要有耐心、全心投入和执着精神。我们每一位律师都很忙,不管平时接手的律师业务有多少,实际是多也忙、少也忙,我自己也一样搞得每天都像打仗一样,尽管如此,法官委托调解的案子也不能有丝毫懈怠,每一件都要抓紧做,而且有一线希望也不要放弃。如调解一件施工合同的案子,原告公司在杭州,被告是太原的一家央企中铁集团,标的260多万,我分别和双方说还是调解对双方都有利,一般央企大多数不赞成调解,再小的案子也愿意经法院判决,减少个人责任风险,针对这一情况,我以一个中铁老资历的身份要求他们领导不要以个人责任风险为念,多想想怎么样为国家为企业省钱办事,双方都同意了我的意见,这样就奠实了调解解决的基础,经过一个多月的“空中调解”最后达成了调解协议。其实调解此案费了很多心思,开始卡壳在25万一笔款上,一方提出各承担一半,一方不同意,反复协商达成了一致,后来对承兑汇票付款和支付利息发生争执,最后又卡在了业主因质量问题扣款部分由谁承担的问题上,最后中铁一方很无奈地和我说,白律师,我们都让步了,这一点他们还不让,我们不能再退了,调不成就调不成吧。这是晚上的电话,我听后,不甘心最后一步前功尽弃,很晚了仍打电话找对方律师,对方律师已束手无策,说他们公司男老总有些松动,女老总坚持不让,他不好再说了,我说你一个律师是不好说,你把女老总电话给我,我直接和她说,并让他们的律师把法官签字委托我的委托书拍个照传给她看,需要利用一下法官的牌子时就得利用一下,后来和这位女老总虽谈得艰难点儿,最终还是谈成了。
      调解案子只要是认真做就肯定要花费很大精力,需要很大的耐心,最近调成的另一件施工合同纠纷经过3个月才调成,除了来法院调解室调解外,大热天又招呼原告去总部基地被告总部办公室去谈,轮翻单独谈话,最终达成了和解协议,此案拖的时间长是因为受北京近期搞拆卸广告牌整体情势影响,还有就是民企老总正职不出场,又不给参与调解的副手以现场决定权,一到给钱的时候就掉链子,三番五次的出现反复,所以进行调解没有耐心不行。
      4、我和同仁们交流时一直在说参与调解要互相理解、互相鼓励的话,我认为凡是来打官司的,一般是不好和解的,对调不成的一定给与理解,不能以调解成功与否论成败、论能力。我年龄大了,一般讲年龄大做什么事都没有优势了,但参与调解,从某种意义上看,倒不失为一种优势,前几天我调成的一件老年人离婚纠纷,我敢说这样的事要换成一位年轻的律师同仁就不好说话,老两口70多岁,女士文化很深,自述坚持离婚的思想准备、酝酿时间已经历多年,看起来那是相当的深思熟虑了,多年前就打算到这个年龄时了断自己这场婚姻,两次起诉,遇到管辖障碍,仍锲而不舍,由海淀转由丰台管辖,他们是51年的婚姻,我给他们做调解那是对了劲儿了,我和老太太说,我自己是48年的婚姻,比你们只少3年,她述说的时候那真叫个激愤至极,可我说的时候老太太听的很认真也很深沉,一直说到中午下班的时候,老太太决定撤诉,我立即联系法官做了申请撤诉笔录。
      5、我们确实需要加强学习,不是说在技巧上有多么高深,而是说要谨慎处置每一件调解业务的环节和细节,一定要依法律和事实说话,每一个动作都连着法院、法庭、法官和我们律师协会,再说大点,连着党和政府的形象与声誉,稍有疏忽,就可能给有关方面造成被动,我自己时刻警示自己,也请领导与同仁不断地给与批评指导。
      谢谢各位!
                                              2018.6.7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