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克强文章 >

庚子春夏雄安记事之二(法院委托调解一段经历)

2017—2018年间受法院委托担任律师调解员的一段经历
                     ——庚子春夏在雄安老家记事之二 
       
      2018年6月7日白克强律师在丰台区法院多元调解工作培训会上发言
 
      2017年8月,丰台区律师协会第一批选聘了50名律师调解员,成立了丰台区律师调解委员会,宣布名单的时候,我的名字列在第一,作为一位老律师,我为能得到行业协会的认可和尊重感到高兴,同时我也非常高兴做这种公益性的工作。
      这项工作很有意义,明显感到这是我们国家全面落实依法治国大政方针在司法领域里的一项创新性的工作方式,我为自己在有生之年能有这次参与其中的机会感到幸运,进而甚至感到了一个老年人生命存在的价值,正因为如此,我一直想记下这段经历。
     在丰台区律师调解委员会成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受法院委托调解民事案件20件,调解成功12件,丰台法院主持召开调解员培训会时,安排了3名律师介绍工作情况,并安排我第一个上台发言。
     那一时期,丰台法院委托律师做调解工作非常活跃,可谓紧锣密鼓,有声有色,风生水起,可圈可点,丰台律师微信群里,参与法院组织多元调解的话题成了那段时间的主旋律。
     丰台法院推进多元调解工作搞得好,主管领导作用发挥得好。当时丰台法院主管调解工作的领导是王平英副院长,我注意到这位女院长事业心极强,在状态,有激情,在她主管这项工作期间,时常与律师们交流,主持召开了多元调解推进会、律师调解员培训会、座谈会。一次我调解案件时,王平英副院长还与时任立案庭副庭长的王静法官来调解室看望,让我非常感动。


             
2018年3月16日白克强律师(桌右边左二)参加丰台区法院深入推进律师参与调解座谈会,王平英副院长主持(桌左边左三),参加会议的有北京市高院立案庭副庭长张华、北京市高院法官马德天、丰台区法院副院长褚凤杰、丰台区司法局副局长崔林、区法院立案庭庭长徐冲、民二庭庭长张英婷、民六庭庭长周海平、方庄法庭庭长李冬冬、民七庭庭长吕慧敏、民二庭副庭长李佳、丰台区律协副会长胡占全等。
   

      王平英副院长常用微信与律师调解员交流,给大家以鼓励。
       一次我成功调解了一件案件,过程中出现了反复,最终还是调成了,我当时担心再有节外生枝的事,为以后可能还要继续调解做个准备,微信里向王平英副院长汇报了此事,王院长给我回了下面一段话:“白律师,看见这个信息,真的让我特别感动。您不仅专业,对当事人还特别负责。如果没有公益心,根本做不到这样的程度。我忙活了整整两天,一刻不停。法院年底年初,既要有个结尾,实际上又没有结尾,因为2018没商量地来了,当事人没商量地来了。2018又要开始一个轮回,虽然感觉累,但是正是有一批像您一样的人,在支持我们的工作,在用您的努力感染着我们,才会让我们一年又一年地不断前行,从您身上我看到了法律人那一身正气以及法律职业者的严谨和执着。” 
      还有一次,我在丰台律师调解员微信群里看到的王院长发了下面一段信息:“各位律师调解员老师:律师调解工作开展近三个月来,已经初见成效,尤其是近一个月,很多律师调解员老师尽心尽责,为案件调解做了大量工作,为调解成功一个案件,想办法,勤沟通,取得了很好的成效,让法官很受感动,白克强律师和骆道好律师调解成功的案件,还获得了当事人的极好评价!感谢各位老师的付出。为更好地开展律师调解工作,我院拟以座谈会等多种方式征集意见和建议,形式方面我们将与梁会长、胡会长先行沟通,欢迎各位老师积极提出意见建议。”
      管窥一斑,从上面两段信息中,能看出王院长关心支持律师调解员工作的基本情况,更能看出王院长具有谦虚、务实、勤奋、能力强,品格高的领导人素质。
 
      
                  与法官、律师同仁交流

     我担任律师调解员后,好像找到了在原系统做群众工作的感觉有机会参加法院组织的会议及各项活动,听到法院院长、庭长以及法官们讲话,感受到了他们面对积压案件的焦急心情,在受法院委托调解案件过程中,经过一次次苦口婆心地工作,调解成功一件件案件,看到当事人息讼止争后脸上露出笑容,很自然地好像找回了“在组织”“做贡献”“服务于民”的那种感觉。

   
                    与法官、律师同仁交流

       成功调解一件案件,让当事人双双满意地走出法院调解室确实不易,需要做大量的工作,刚谈妥了,又节外生枝,还要耐心反复做工作,这是常遇到的事。我调解过这样一件案子,原告公司在杭州,被告是太原的一家央企,标的260多万,开始被告不同意调解,我分别和双方说调解对双方都有利,一般央企大多数不赞成调解,再小的案子也愿意经法院判决,减少个人责任风险,针对这一情况,我以一个央企老职工的身份和被告谈不要以个人责任风险为念,多想想怎么样为国家为企业省钱办事,后来双方都同意通过调解解决,这就奠实了调解解决的基础,经过一个多月的“空中调解”,最后达成了调解协议。其实调解此案费了很多心思,开始卡壳在25万一笔款上,一方提出各承担一半,一方不同意,反复协商达成了一致,后来对承兑汇票付款和支付利息发生争执,经过几个反复,这一点谈通了,最后又卡在了业主因质量问题扣款部分由谁承担的问题上,最后被告一方很无奈地对我说,白律师,我们都让步了,这一点他们还不让,我们不能再退了,调不成就调不成吧。这是晚上的电话,我听后,不甘心最后一步前功尽弃,很晚了仍打电话找对方律师,对方律师也已束手无策,说他们公司男老总有些松动,女老总坚持不让,他不好再说了,我说你一个律师是不好说,你把女老总电话给我,我直接和她说,并让他们的律师把法官签字委托我的委托书拍个照传给她看,让她知道调解员是法院委托的,即使谈不成,调解员的意见对以后的判决也还会有作用,她可能要承担不


      
                 律师调解员同仁交流

但占不到便宜反要花不少路费、食宿费打官司的风险,后来和这位女老总虽谈得艰难点儿,最终还是谈成了。
     还有一件案子,在法院达成调解协议后,原告自己写的和解协议,双方签字后一方撤诉,次日原告发现自己写的协议将终止租赁市场的时间由于笔误写错了一年,如此就要损失租金30多万,原告年轻的女法务人员找对方纠正没有谈成,向我诉说时急得直哭,当时已是下午下班时间,给对方打电话做工作做不通,我知道对方当事人也有一肚子委屈,也遭受了损失,只是从最初合同约定看没有理由得到补偿,调解时也基本同意了和解协议,当发现协议有笔误后,认为这是对方写的,不是自己一方出的错,就故意想将错就错,对此,我立即赶往大红门轻纺城现场,把双方召集到一起,反复做被告工作,到很晚才重新达成和解协议。

    
                与法官、律师同仁交流

       
      又如调解的另一件施工合同纠纷,经过3个月才调成,除了来法院调解室调解外,大热天又招呼原告去总部基地被告总部办公室去谈,轮翻单独谈话,最终达成了和解协议,此案拖的时间长是因为民企老总正职不出场,又不给参与调解的副手以现场决定权,一到给钱的时候就掉链子,三番五次的出现反复,所以进行调解没有耐心不行。



    
                    与法官、律师同仁交流
   

      我和同仁们交流时一直在说参与调解要互相理解、互相鼓励的话,我认为凡是来打官司的,一般是不好和解的,对调不成的一定给与理解,不能以调解成功与否论成败。 
      我年龄大了,一般讲年龄大做什么事都没有优势了,但参与调解,从某种意义上看,倒不失为一种优势,比如,我曾调成一对老年夫妇离婚纠纷,我敢说这样的事要换成一位年轻的律师同仁就不好说话,老两口都是70多岁,女士文化深厚,自述坚持离婚的思想准备、酝酿时间已经历多年,用女士的话说就是“从第一个孩子出生时就下定了决心,哪怕到老年也要结束这场婚姻”,看起来那是相当的深思熟虑了,两次起诉,遇到管辖障碍,仍锲而不舍,由海淀转由丰台管辖,他们是51年的婚姻,碰上我给他们做调解那是对了劲儿了,我和老太太说,我自己是48年的婚姻,比你们只少3年,她述说的时候那真叫个激愤至极,“恨从心头起”呀,可我说的时候老太太听的很认真也很深沉,一直说到中午下班的时候,老太太决定撤诉,我立即联系法官做了申请撤诉笔录,法官已经准备吃饭了,饭不吃也马上开庭做笔录,后来与法官议论起此事,法官说,刻不容缓做笔录是因为像这样特别的案子一分钟也不能耽搁,要巩固调解成果。我与一位知名军旅作家郝在今谈论此事时,他说你这是典型的心理疏导工作。


          
                    与法官、律师同仁交流

       回想起来,做律师调解员那段时间,每天确实很紧张,日常的律师业务也并没有减少,两边的工作同时进行,累是累了点儿,仔细想来,自己也并没有做什么大事,也没有为国家和人民创造多少财富,但一想到自己所做的工作与全面落实依法治国的大政方针紧密相关;与周围百姓的生活安定、切身利益紧密相关;与参与调解的双方当事人能否放弃怨恨、握手言和乃至千家万户能否保持家庭稳定、亲情永在紧密相关,简言之,即自己感到在国家法制建设的大潮中有我,在维持社会稳定的这支队伍里有我,本人便感觉由衷的高兴了。
                                                                                2020.7.1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