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北京大白律师事务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克强文章 >

道同相谋 志同为友——参加个人律师事务所联合体活动的体会

             ——参加北京个人律师事务所联合体活动回顾及体会
      参加个人律所联合体的活动已有2年多时间了,颇得一些体会,愿意写出来与同仁朋友交流。
      一、基本情况回顾:
      2018年7月,丰台区律师协会为换届改选做准备工作,先是划分小组选举代表,当时丰台区34家个人律师事务所被安排在一个小组,本人被指定为这个组的召集人。
      一次在区司法局二楼会议室召开小组会,在酝酿出王军、郎琼瑛两位律师代表候选人之后,很自然话题转向了个人律所的生存发展问题,对此,事先任谁都没有思想准备,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说着就一致表示个人律所应该组成一个类似联盟形式的自发组织,旨在经常交流,互相帮助,随后在“丰台个人律所微信群”通过形成了《活动规则》,按大家的意愿名称取为“个人律所联合体”。
    《活动规则》分为5个部分,包括组建说明、设立轮值主席、由轮值主席主持每月例会制度、开展联合论证案件业务制度以及联合提出意见的程序办法等内容。
      自2018年8月12日北京华祺律师所主任王军律师主持了第1次例会,到2021年1月23日轮到朗琼瑛主任再次主持了第25次例会,期间各月均分别由轮值主席王军(华祺所)、王宝勇(震烨所)、白克强(大白所)、田茂畅   (康中所)、刘健康(名归所)、孙士祯(实真所)、孙艳峰(国镔所)、杨伟华(升祺所)、杨海雷(海雷所)、李绍君(璇玑所)、张智勇(信靠所)、张德滿(张徳满所)、郎琼瑛(清春所)、郭学英(文图所)按顺序主持了各次例会。
      联合体每月例会的议题由轮值主席征集大家意见后确定,例会中灵活掌握,内容比较广泛。围绕个人律所的生存发展、协作互助及具体业务等展开研讨,交流办案经验,尤其是每次例会都要研讨各成员提出的一些正办案件的疑难问题,研讨内容还包括一些共性问题,如接待当事人、财务管理、收费、税收、政府采购、法律援助及其他公益服务、如何面对中介等。例会乃至联合体活动的整体风貌均显现出一个明显特点,那就是从始至终都坚持了贯彻执行党的十九大精神、贯彻执行党和政府的大政方针、执行市、区律协的制度办法。
      二、本人体会:
      1、我们这个联合体不是应景而生,随潮而动,而是道同相谋、志同为友,生存所需,未呼而出。
近些年律行同仁,多求做大做强,或广招人马,或细水合流,大者强者,日增贯耳,我等同为律师,当然为行业昌盛而高兴,也为同仁发展点赞。我们认可这是行业发展的主流。
      然则凡事不能全求一律,昌盛发展并不是完全在于律所规模的大小,大有大的气势,小有小的作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个人律所是律师行业不可或缺的一种组织形式,它的客观存在本身就说明它存在的合理性。
      实际上,做律师业务尤其是诉讼业务本不应仅着眼律所的大小,主要的还是应着眼律师个人的能力品行。个人律所的律师能力品行并不必然地亚于合伙所律师,一定意义上讲,个人律所的律师在茫茫律海中单枪匹马,挑旗杨帆,百般经历,用我们联合体成员的话说就是类似于军旅中的“特种兵”, 多为业内强手,当事人如不仅仅看规模、或不仅仅要摆名牌,或不是必须需要一个整体团队来完成,而是从实际出发选择个人所律师提供服务,从成本费用、业务质量、服务效果看,或许受益更大,
      然而从目前情形看,各式各样的宣传平台,包括行业管理机构的宣传平台,动辄以规模论排榜,以收入总额论名次,个人律所这种形式大有被挤于边缘一隅、甚至苦于生存之势,对此情形,大家可能均有一种与同类型的律所共谋生存的迫切需要,此即“生存所需,未呼而出”之谓也。
      俗话讲,“买卖好做,伙计难搭”,个人所律师之所以开办个人所,或有亲身参与合伙所的经历,深知劳心费神于合伙团和之难,或忧虑于管人不易,或出于志在自立自为、实现自我之抱负,总之,开办个人所的律师,各有各的具体情况,是拿定了主意要坚持个人所这种形式的,至少是目前暂不愿参与合伙所,面对合并做大的主流发声,不为所动,反倒愿意找同为个人所的律师同仁为同道知音,此即“道同相谋,志同为友”之谓也。
      形式归形式,做事归做事,不管什么形式,总之是要做事,做事就要动心思研究分析,集中多人的智慧总比自己一个人的意见要强,又要坚守个人所的形式,又要尽可能把事做好,大家感同身受,愿意交流互助,加入联合体自然是个好办法。联合体商量问题不同于随意与其他某一同行朋友商量问题,联合体成员都有一种互相负责的意识,互相都是言无不尽,没有顾忌,且尽己所能,入木三分,而随意找人商量时则常常不着本质。
      我们成立联合体也不同于时下应景而生的各式各样的“微信群”,完全是为实际操作而聚在一起,常有大量问题要研究,关系到自己正在办理的各种业务,且只为交流互助,无丝毫功利之心。
      2、或许因为“道同”“志同”,联合体成员都有较高的素质。表现为:
      政治意识强,虽然没有专题学习讨论过文件,但各成员讨论业务发表意见时均共勉遵纪守法、执行行规,依法办案成为联合体成员参与活动的一条主线。
      团结意识强,成员间相处好像是老友故知,直率坦荡,互相关心,注重情谊。
      责任意识强,不管轮到谁当主席,都是很负责地提出议题,认真主持,成员尊重轮值主席,成员之间也互相尊重,互相负责,认真听取别人发言,诚心提出意见。
      互相理解意识强,理解联合体是自发自愿参与的原则,进出自愿,各有各的认识,一时一个想法,进者退者,均为同仁朋友。对能否参与例会也互相理解,实际上,不管每次例会到会人数多少,大家都有说不完的话,每次给大家的感觉都是受益匪浅。  
      联合体整体风貌谦和朴诚,这一特点与前述内容互为基础,互为其中,时下在律师行业内确实存在被人们不屑一顾的那些目空一切、唯我独能、吹牛浮躁之现象,与之相比,联合体成员谦和朴诚之风貌更为难能可贵。
      3、研讨问题注重从实际出发。联合体成员间有什么问题研讨什么问题,不求大求全,讨论案件除非需要联合论证,一律不长篇大论,大多是围绕焦点,说出参考意见,或帮助提供法规依据,一说即可,点到为止,不做争论,不苛求标准答案。本人认为这样做符合实际。如有一次例会,4名成员参加,大家说案件你一个我一个地一连交流了二、三十个案件的关键点及技巧处,非一般培训可比,律师所任什么形式的会议即便是合伙人会议也不可能如此开诚布公。
      从实际出发,也体现在一切不急于求成,比如成员数量,当然是越多越好,但不能像建微信群那样四处拉人入伙,只有有人真正有兴趣参加进来一起研讨问题才有实际意义。
      从实际出发,还包括不奢望求所不能,比如对律师协会目前尚无个人所工作机构提出建议意见等问题,对此提出建议可以,最终很可能是求之不能,对此类问题应持平和态度。
      4、关于联合体的前景,本人认为,考虑前景问题不能脱离我们刚组成时的初衷,还是重复上面的话,不是应景而生,随潮而动,而是道同相谋、志同为友,生存所需,未呼而出。尽管有关方面可能对民间自发组成什么团体比较敏感,但我们这个联合体严格说并不是什么团体(我们自己不必对此有什么疑惑或拘谨之感),只为联合研讨自己专业业务问题,自发填补目前行业管理机构还没有专门设置研究个人律所工作机构的空白,如果哪一天有哪位领导者深入我们个人律所做调查,到那时,我们联合体的活动经历或许能为有关部门提供些有用的基础资料,也未可知。
      5、虽不说做大做强,但我们联合体成员当属强者应该是事实,每位个人所主任各有各的超强本事,还有虽如上所说,大家团结意识强,谦和朴诚,按理配合协作应该不成问题,但依照经验,强者多了,在一起合作是不太容易的事,因为特种兵就不是普通兵,不普通个性就极强,一般自信力也极强,建议大家对此都要有思想准备,有备无患,有备就会自我克制,提出议题尽量征求大家意见,还是要从实际出发,本人认为诸如“谈谈律所全年打算或计划”之类的题目对大家意义不大,尽量不要勉为其难。
      6、参加这个联合体,我本人得到了大家很多帮助,对此表示衷心的感谢。以后愿继续与各位同仁一起做好联合体的事。
                      
                                                                     白克强
                                                                           2021.2.22修改于雄安
------分隔线----------------------------